歡迎訪問書快小說!

-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九百八十八章 聊天

    夜思天正想著,便聽到上面傳來個尖稅的聲音,“聽到。”

    夜思天下意識的皺眉,這人的聲音怎么這么奇怪,下一瞬間她心道,這個時候還管什么聲音不聲音的,先上去才是最重要,“麻煩你能不能救我上去,如果你一個人救不了能不能幫我去叫叫人。”

    夜思天的話剛說完井口的那個身影便不見了,夜思天心想應該是去找人來救他們了吧。

    正這樣想著,便看到那個人又回來了。

    “這么快就叫到人了?”夜思天自言自語著,剛說完有個石子從頭頂上掉了下來,然后她也就看到……

    井口的那個人在移石塊封井口!

    夜思天心里大驚,“喂,你想做什么!你到底是誰!”

    夜思天一直叫著,可是井口的人并沒有半點回應,而井口也被移過來的石頭慢慢的遮住。本來還能透進光的井口被石頭封上后只有幾縷光線落下。

    夜思天也停止了叫喊,已經很清楚了,上面的人不僅不會救她還想她死!

    從一開始她就表明了身份,說明上面的人是認識她的,想讓她死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夜思天坐到成蘭亭的身邊,沒有那塊石頭她還能期待等大家發現她跟成蘭亭不見來找人的時候,也會不小心掉下來發現這口枯井。或許是她的叫聲能叫來人,可是那塊石頭填上了井口,即便是從井上走過的人也不會掉下來。而且有了那塊石頭,只怕她叫喊的聲音更不容易被上面的人聽到了。

    夜思天抬頭看著井口的點點光線,那個人到底是誰!

    井口處的楚彥華將手里的泥土拍盡,面上露出開心的笑容來。真是沒想到,不過是獰個獵而已居然讓她遇上了這樣的好事。居然讓她聽到了夜思天的呼叫聲,當她發現呼叫聲從一口枯井里傳來,當她發現掉落枯井里的夜思天的那一瞬間,那是她三年以來最開心時候。

    三年前夜思天對她做的事情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更不會原諒,可是她也知道靠著如今的她根本不能動不了夜思天,所以她就等,等著有能力對付她的那一天。

    沒想到在她以來還要繼續忍下去的時候,上天居然給了她這么好的一個機會!

    果然老天爺也是站在她這邊的,老天爺也是希望夜思天去死!

    &

    此刻再去想那個人是誰已經沒有意義了,當務之急是先想辦法從這里出去。

    夜思天看著身邊的成蘭亭,吃力的將人扶起。他到現在都沒有起是不是頭碰傷了?夜思天將成蘭亭靠在自己的身上,一只手扶穩他的身子另一只摸向她的頭。

    夜思天手剛碰到他的后腦便觸到一片濕漉,她忙收回手看了眼果真是鮮血!

    他的關果然碰到了,夜思天低頭看了眼衣服,將衣角撕了塊下來,艱難的給成蘭亭先抱扎了起來。

    井底太暗了,夜思天剛靠著手摸根本感覺不到她的傷口是否還在流血,是以夜思天便刻意包扎的緊了些,希望能幫助傷口止血。

    或許是因為太痛了,成蘭亭竟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恩,疼。”

    成蘭亭下意識的抬手摸向頭后疼痛的地方,夜思天連忙出聲阻止:“別碰。”

    成蘭亭這才發現自己靠在夜思天的身上,他連忙起身坐起,“啊。”剛一動便牽扯到了頭上的傷處。

    夜思天伸手扶著他,“慢一些,你的頭受傷了,流了很多血。”

    夜思天扶著成蘭亭靠在井壁坐下,“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他不是應該問這是哪里嗎?怎么先問她怎么樣了。

    聽不到夜思天回答,成蘭亭以為她傷到了哪里,緊張道,“你受傷了嗎?傷到了哪里,嚴重嗎?”

    說著就轉身就著微弱的光線上下打量著夜思天。

    她不過是晚回答了,至于這么激動嗎?

    “沒有沒有,我沒受傷。”

    “真的嗎?”成蘭亭不放心的問。

    “恩,當然是真的,我騙你做什么。”夜思天不禁自問,她就這么經不起信任?

    聽到她肯定的聲音成蘭亭這才放心,抬頭:“這里是哪里?”他只看到幾縷的光線。

    “底井,我們掉進了一口枯井。”夜思天回答說。

    “枯井?”成蘭亭抬頭:“我的眼睛是不是也被摔壞了,為什么我看不到井口?還是說我們掉下來已經一天了而現在天已經黑了。”

    夜思天搖頭:“沒有,應該還沒到晚上。因為我剛才醒來的時候,還能從井口看到天,只不過井口被堵上了。”

    “被堵上了?這是什么意思?”成蘭亭轉頭看向夜思天,頭上的傷處又被扯痛,他吃痛的倒吸了口氣。

    “你傷的不輕,小心點。”夜思天便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成蘭亭。

    聽完的成蘭亭面色陰冷,“狩獵林在我們來狩獵前一個月就要被圈封起來不讓外人進來的,今天這樣的日子進來的都是早上一同入林子里的人。那就不可能不認識你,你當時就表明了身份,即便那人不愿意救人也不可能會搬塊石頭特意將井口封上的。”

    成蘭亭所說的這些她也想到了,“所以這個人是故意的,他想我死。”

    成蘭亭聞言氣的雙拳緊握,“這個人到底是誰!”

    “你氣什么,我還沒氣呢。我在井口他看過來的時候擋住了光線,我根本看不到他的模樣。”夜思天看向成蘭亭:“連累你了。”

    成蘭亭沒有說話。

    夜思天見狀,嘆氣道,“你這是又生氣了?”

    成蘭亭搖頭,只是剛一搖頭傷處便疼了起來。

    “有話就說話,別搖頭了。”夜思天見他皺眉道。

    成蘭亭出聲道,“我沒有生氣。”

    “可是我看你明明就是生氣的樣子,成蘭亭我的氣還沒消呢,你又跟生什么氣?”夜思天說,“連累你我也不愿意,要是知道表明身份會被這樣,我也就不表明身份了。”

    “我生氣是因為你說連累我了。”成蘭亭說,“其實我很慶幸跟你一起掉了下來,至少你不是一個人。有我陪著你至少不會覺得怕。”

    夜思天絕不承認自己會害怕。

    “在宮里我生氣,是因為你明知我喜歡你還對我說……”

    “我忘了。”夜思天解釋說。

    “什么?”成蘭亭問。

    夜思天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忘了你……你喜歡我。”

    成蘭亭瞪視著夜思天,氣極:“你說什么?你!你居然!連這個都能忘!”

    夜思天見成蘭亭這般生氣,忙解釋道,“其實我不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喜歡我,因為你也沒跟我說過。最重要的是已經三年過去了,我也沒覺得你這么久沒見我了還會喜歡我。”

    聽著夜思天繞口令的話,成蘭亭沒好氣道,“我當然知道你知道我喜歡你,我離開的那年上元節與你相見的時候,你看我的眼神都是愧疚,我就知道你是知道的了。可是,你,你居然敢說忘記我喜歡你這件事?”

    見成蘭亭說著又要生氣,夜思天忙道,“別氣別氣別氣,主要是時間太久了。其實先前你喜歡我,我也沒覺得你有多喜歡我,只覺得大概是因為我經常幫你,所以你有些依賴我的那種喜歡。而且這都三年了,所以……”

    “就算是三十年了,我喜歡你就還是喜歡你,都不會變。”成蘭亭氣的脫口而出。

    說完后,成蘭亭臉上便染上了紅暈,他慶幸如今井底光線昏暗,夜思天也看不出他臉上的紅暈。

    “成蘭亭。”夜思天出聲。

    “恩。”成蘭亭應聲。

    “你還是不要喜歡我的好。”喜歡她也不過是浪費時間浪費感情罷了。

    成蘭亭的心像是被潑了一盆涼水般,那些不好意思與害羞也都變成了心酸,“我喜歡誰跟你無關。”

    聽他帶著怒氣的聲音,夜思天嘆氣沒有再說什么。

    氣氛突然安靜了下來,因為井底并不大,是以成蘭亭跟夜思天也只能貼著身體坐著靠的極靜。兩人一不說話,井底里便安靜的可以聽到對方的呼吸聲。

    成蘭亭抬頭瞇著眼睛透過井口細小的洞看向外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時辰了,不過看樣子天應該還沒黑。狩獵至少要到傍晚的時候才結束,也只有到那個時候大家才會發現我們兩不見。估計出來找我們的時候已經晚上了。”

    “井口被堵住了來找我們的人就更難發現我們了。從井口往上叫喊上面的人也不一定聽得到,剛才我還試著看能不能爬上去。可是雙手剛撐住井壁準備上去這井壁的土就往下面掉,我擔心會塌也就不敢再試了。如今看來就算是不塌我們也是沒辦法上去的。”

    封住洞口的石頭看著就不小,方才上面的人用了很大的力氣才移過來,人從下面往要移開就更難了。

    成蘭亭安慰道,“不急,等到有人來我們的時候,只要我們能聽到叫我們的聲音那我們的聲音上面的人也能聽到的。等聽到上面有聲音,我們就一聲用力的大喊就行了。”

    夜思天嘆氣:“也只能這樣了。”她將頭枕到成蘭亭的肩上,“成蘭亭讓我靠會,我有些累了。”

    “恩。”

    夜思天摸了摸肚子,“早知道會掉下來,我今早應該多吃點東西。”

    “餓了嗎?”成蘭亭柔著問。

    夜思天點頭,“是啊,餓了。早知道不將干糧放在馬背上了,若是在身上放著這會也能吃幾塊了。”

    聽夜思天這么說,成蘭亭忙抬手摸了摸自己胸前的衣袋。

    夜思天感覺到他的動作,“在找什么呢?”

    “你剛才那么一提醒我想起來我一般隨身都會帶著火折,只是剛才沒有找到,估計是掉下落的時候從衣袋里掉了出來。”成蘭亭說著手開始摸索井底的地面。

    “不在身上肯定在地上,還是找到吧有火折晚上就不會一片漆黑了。”說著她坐正身子也開始找了起來。

    摸索著找了兩個,夜思天便摸到了地上的火折子。

    “我找到……”

    夜思天的話還未說完她的手便被成蘭亭的蓋住。

    成蘭亭忙縮回自己的手,“我,我……”

    “我找到火折了。”為了避免尷尬,夜思天當什么也沒有發生般說。

    成蘭亭應聲,“恩,找到就好。你先收著,等天黑一些你再點,這火折雖不大,但是是我特別制作的能點一夜的。”

    “能點一夜?”夜思天握著手里不大的火折,能點一夜算是意外之喜了。

    “恩,可以的。”成蘭亭說。

    夜思天問,“你說是你特別制作的?”

    成蘭亭回答,“是啊,在邊關的地候輪到我站崗時,閑著無聊自己想出來的辦法。”

    “你還站崗?”夜思天從來沒聽成蘭亭講過他在邊關的事情,這會聽他說起來倒是很有興趣。

    “我在的軍營里沒有人知道我是禁軍統領成大將軍的兒子,我的身份就是平民百姓。從一開始也只是站崗輪崗的低級兵士,后來才慢慢的往上升的。”成蘭亭說著笑道,“說出來你信,我站第一個夜崗的時候是我正正經經的一夜未睡。當時真的是困死我了,我覺得我站著都能睡著,可是剛靠著樹什么想睡又被各種蚊蟲咬醒了。邊關的冬天都有蚊蟲,比起夏天的還要厲害,能隔著兵服就將人咬傷。第一個月的時候,我就瘦了一圈,當時一同站崗的人還笑著說我就應該站夜崗,讓那些蚊蟲將我的一身肥肉都咬了。”

    夜思天看著成蘭亭:“那一個月一定很難熬吧。”

    成蘭亭這個點頭:“恩,在那之前我以為在軍營里就是每天Cao練那么簡單,可是事實證明我真的想多了。我沒想到剛剛開始對我來說就已經生不如死了,我被咬的渾身癢痛去找醫官拿藥,可是醫官說這又不是受傷拿什么藥,邊關不允許這么浪費。我就只能熬著,熬著熬著發燒倒下了。最后醫官給了我藥幫我醫治,好了以后我成為全軍營的笑話,一個被蚊蟲咬趴下的人,一個沒有皇子命卻一身嬌貴病的人。”

秒速时时彩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