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快小說!

-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322章 瘋狂的蔣狂劍

作品:九死丹神訣 | 分類:都市言情 | 作者:點星指

  “姜空!”

  穆婉與徐秋水在邊上觀戰,此時全都是捏緊了衣袖。

  劍癲這一劍太強了,簡直就不像是一個新人所爆發出來的力量。

  就算是一些老弟子在這一劍之前都不一定能夠撐的下來。

  這一刻,幾乎是所有人都明白。

  為什么內山要提前那么久收徒了。

  這樣的妖孽留在外院之中,那簡直是耽誤修行。

  外院的長老也不過高階武靈層次,根本給予不了這樣的妖孽弟子太多的幫助。

  等到這一群人進入內山之后,修為進程將會大大提升不少。

  外院的資源很豐富,但是還是無法企及內山那種程度。

  內山修行可以說是外院的十倍都不夸張。

  青蒙蒙的光芒殘留久久沒有消散。

  而就在光芒之中,一點白光出現了。

  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好姜空能夠接下這一劍的情況下,這一點白芒讓劍癲瞳孔一縮。

  這一招萬劍歸一居然被打開了一點!作為姜空的對手,他深刻的明白。

  一路以來的戰斗,他對于姜空的認知也是越來越深。

  哪怕有一點破綻,姜空都會將破壞力締造到最大層次。

  而現在,這一點白芒正成了這萬劍歸一一劍的破綻缺口!這個缺口出現,很快就開始放大。

  藏納無盡鋒芒的青色光幕就像是雪遇暖陽一樣一點點消融開來。

  一根高速轉動的銀槍如同真龍的犄角將青色光幕破開來。

  這個裂口放大的速度越來越快。

  姜空的模樣露出來,他一腳從巨大的缺口之中踏出,通體都是弱水纏光槍的白練環繞。

  靈動的白練似化為了十二條游龍在游蕩著四方。

  蒸騰而起的一股股真氣于半空中凝聚出如若仙鶴展翅般的模樣。

  “是那一招!”

  北山鷹認出來了這一招。

  那個時候在木行之中,姜空就是通過這一招終結了木行最后凝聚出來的虛影。

  白鶴驚沙的強悍他還歷歷在目。

  而現在,姜空正用了這一招白鶴驚沙破開了青光匯聚的大幕。

  一槍朝著四方掃蕩,他猛然振臂一揮。

  環繞身側的所有槍勁疾風驟雨般的擊打而去,蒼白色的槍勁以風卷殘云之勢吞沒了所有青光。

  青光散盡,這絕強一劍被他化解!“破了!”

  劍癲看著眼前這一幕喃喃一聲,最后輕吐一口氣,對著姜空淡淡道:“恭喜你,你贏了!等我的萬劍歸一容納了萬劍之后,你我再一戰。

  你千萬莫要大意了。”

  劍癲不喜多語,反手背負長劍直接從擂臺上下去了。

  萬劍歸一本就是他將那孤高之意融入劍池而誕生的東西。

  此劍招還在雛形階段,并不完善。

  姜空也是認可這一劍的強大。

  從那一開始就爆發出來的大勢足以讓他動容。

  哪一天,劍癲若是真的融合了萬道青劍,萬劍歸一的力量恐怕將會達到一個極致吧。

  這一戰,他贏的也不輕松。

  劍癲可以說是目前為止遇到過最為強大的對手。

  姜空的損耗也是極大的。

  他服下丹藥,盤坐在擂臺上。

  其所在的半個擂臺騰起了一團雄渾灼燒的白火。

  白火的出現宣告了這一場比武的結束。

  “贏了!姜空贏了!”

  玄天殿此時所有人都沸騰了。

  徐秋水甚至是喜極而泣。

  蘇止幽與穆婉皆是相似一笑。

  多少年了,穆南蕭之后再也沒有人踏入過登天路的第九關。

  而現在,姜空試個多年做到了。

  他背負著玄天殿孱弱的名聲,硬生生以黑馬之姿一路鐵蹄踐踏,把成片的天驕踩在腳下,登臨絕巔!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另一側的李玄衣與蔣狂劍也是爆發了最后的決勝一招。

  蔣狂劍嘴角溢血,拼盡全力。

  劍池將其極道之劍渲染的如同匯聚滿天星河。

  李玄衣也沒有很輕松,反而壓力極大。

  他未曾想到帶給他如此壓力之人,不是劍癲也不是姜空。

  而是之前他一直無視的默默無名之人。

  此時他面容亦是有些猙獰,丹田處兩團光芒如若太極一樣轉動著。

  其左手白氣成虎,右手黑氣化玄武。

  一黑一白爆發出兩股極致的力量!同時在他的丹田處,竟有一道漩渦還在旋轉!在場的也有很多人觀看著這一戰。

  “能夠將李玄衣逼到這種地步,這蔣狂劍也是一個狠人吶!”

  很多人驚嘆不已。

  “兩個丹田?”

  姜空洞天瞳中李玄衣腹部呈現出兩團不同的真氣之勢。

  這兩股不同的真氣被一道屏障隔開來了,并沒有沖撞與融合。

  能夠解釋的唯有雙丹田了!外人恐怕看不出來,但是這一幕姜空看得明明白白。

  此時他的面色立馬蒙上一層陰翳。

  李玄衣恐怕比他想象的還要難對付。

  兩個丹田,那就意味著身具兩種不同的功法!兩種屬性的真氣,這對于戰斗的加持可不僅僅只有疊加那么簡單。

  比如說雷與火,一旦兩種真氣匯聚,將會誕生出更強大的雷火之力,破壞力遠超單純的屬性真氣。

  而李玄衣若是單獨的將這兩種真氣都達到極致,融合出來的真氣更是不容小覷!“大天雷澤!”

  終于,一道歷喝聲自其口中爆發。

  其袖狂舞,朝著遠方順勢狠狠的劈斬而下。

  一片似水非水,似雷非雷的浪潮大浪淘沙般沖向遠方,直指蔣狂劍。

  蔣狂劍張口噴出一道血劍,鮮血染紅了他的長劍。

  劍光洶涌,最后全都被其染成了血色。

  一抹血色的極道之劍劍氣拉開通天匹練斬入雷澤之中。

  劍氣爆發與雷澤相撞,皆是余勢不減沖著對方奔襲。

  以命搏命!蔣狂劍就算是憑著重傷也要讓李玄衣付出代價!“這小子!”

  曾禹洲面色大變。

  這一劍簡直比劍癲的萬劍歸一都不輸多少!轉念之間,雷澤余留之力已經沖在蔣狂劍身上,直接將蔣狂劍沖下擂臺。

  他墜落在地面上,半拄著地,口中一團鮮血噴出,此時身負重傷。

  雷霆之力還在血肉之中進行破壞。

  他輸了,但是李玄衣也沒有那么好受。

  血色的極道之劍爆發出有原來兩倍的威力。

  一劍之下,李玄衣護體真氣被破,體表出現一道長及五尺的巨大血口!這一個天驕帝王竟是被一劍重傷!

  

秒速时时彩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