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快小說!

-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三十八章 殺死孔艷雪

作品:憑虛御風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左封帥

    完全由屬性之力組成的大樹上,垂掛著一條條,由木之屬性凝聚而成的藤蔓,一滴滴屬性精華在條條藤蔓的末端凝聚成水珠滴落在地面上,水珠遇地擴散,一條條屬性之力以曲線開始向兩側延展,然后再折回到前方交匯,循環往復,越發明亮。

    只不過眨眼的功夫,一個由屬性精華凝聚而成的圓環,就以那參天大樹為交匯點,把整個場地包圍在其中。屬性圓環之上又有花草漸漸萌芽生長,儼然變成了一個花環。

    王寥寥心中一驚,她竟然忘了還有這么個不起眼的小子,對方太低調了,讓她不由自主的就忽略了對方的存在,如今看這施法氣勢,斷然是低估了他的實力啊,現在行宇昏迷,自己剛剛施法消耗過多靈力,想要抵擋攻勢恐怕很難,他這是一開始就打算坐收漁翁之利?不過以為這樣就能輕松獲勝?未免還是想的太美了些吧!

    念頭一起,王寥寥已經化作水漬消失在空間之中,周圍屬性花環中的花蕊逐條竄出花心,四處亂飛,卻在王寥寥消失的瞬間失去了攻擊的目標,所以在整個場地中到處亂竄,看上去相當狂躁。

    師明明心神微沉,放開精神力,籠罩住整片擂臺,開始找尋對方的蹤跡。

    王寥寥隱藏在水霧之中,此刻她就是水,水就是她,只要水霧覆蓋的范圍,她想出現在哪里,她就在哪里,可她卻完全沒有注意到,一股她分辨不出屬性的特殊力量,已經牢牢的將她鎖定。

    師明明精神力一鎖定到王寥寥的位置,之前六神無主的所有花蕊便全部找到了進攻方向,集體向王寥寥的位置沖了過去,僅接著,就傳來了一聲聲慘叫聲,那聲音凄慘,響徹在整個圍場。

    覆蓋在地面上的水霧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突然就全部消失不見了,擂臺之上,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站立在中央,他右手持書,身后大樹虛影化作純粹的木屬性能量坍塌而下,而少年的面前,一個滿頭白發的垂年老嫗,顫抖著身體趴在地面上,正拼命的喘息著。

    觀看席上的眾人,全都止住了呼吸,仔細的看著擂臺上的景象,生怕自己錯過什么細節。

    “廣陵輔助學院,師明明,勝!”

    “師明!師明!師明!”

    廣播響起,觀眾們立刻沸騰了起來,來自四面八方的歡呼聲不絕于耳,師明明轉身走回擂臺中心的傳送陣,光芒閃動后,消失在了擂臺之上。

    待師明明傳送不見,眾人這才注意到場上的另一個人。

    “那個老太太…是王寥寥???”

    “是啊,這是被吸光了生命之力啊!年紀輕輕遭此大劫,怕是活不了幾年了吧?”

    “那可不一定,她的爺爺,可是金身部落那位!這種老怪物說不準還真有補充生命力的法子呢!”

    “也對...”

    身后議論聲消失不見,師明明出現在了學院的隔間之中,左封帥連忙起身上前說道:

    “明明,你的法寶真是厲害啊!”

    祁朝嵐也是暗暗點頭,他們的實力互相討論過,師明明就是初級修者的境界,能釋放出如此強烈的攻擊,肯定就是因為他手中的法寶了!荒古遺書-木,這種法寶自己也會有一本,老師說,自己的是荒古遺書-土。

    眾人好像都覺得理所當然一般,尤其是曾經見識過荒古遺書的左封帥和上煙,只有師明明的心里非常震驚,他這次使用荒古遺書根本沒有感應到上次遇到的那股神秘能量,也就是說,老師真的封印了荒古遺書的部分力量。

    可是就算如此,他依然差點把王寥寥給直接吸死!這法寶,強大到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了,回想著剛剛看到的,王寥寥那爬滿皺紋的年邁臉龐,師明明的身體不由的一陣哆嗦。

    一道雪白色的能量光線一閃而過,卻在不遠處猛然的停了下來,因為速度太快,又停的太過突然,莊嚴一個前空翻就掉下了飛行法寶。

    “我去!怎么忘了這事,這小子馬上要比賽啊,冷不丁的被抽一下妖力,還真是痛苦的有點受不了啊...”

    莊嚴嘀咕著從地面上爬了起來,重新坐上了雨雪方寸石,繼續趕路,只是看上去越發的疲憊,他卻并沒有停下休息的意思。

    -------------

    就在廣陵城附近的落日森林邊緣地帶,一群百余人的隊伍,駐扎于此,零星幾個帳篷樣式各異,最大的那座土黃色帳篷中,此刻,孔艷雪正高坐族長之位掃視著下方眾人。

    孔艷雪身旁立著一位體型消瘦的老者,正是孔艷雪的爺爺孔明程。

    孔家已經到達落日森林三天了,之所以仍然扎營在邊緣地帶,是因為族長孔艷雪不顧家族各位長老反對,執意想要攻打廣陵城,在城內安家。

    “你們之前說,廣陵城有太陽神殿坐鎮,不宜攻打,如今,太陽神殿殿主已經離開廣陵城,我們是不是可以動身了?”

    兩位之前一直反對攻打廣陵城的長老,面對著孔艷雪的問話,實在是想不出對策,一臉期望的望著孔艷雪身旁的孔明程,希望老爺子能給說句話,勸勸族長。

    卻見孔艷雪掃視一眼兩人,又看了一眼孔明程,嘴中充滿不屑的說道:

    “爺爺年紀大了,可和你們折騰不起,就別拉一個半截身子埋進土里的人下水了!”

    下方眾人聽到孔艷雪如此大逆不道的話,就算是支持他的各位長老,也都是臉色難看充滿憤怒,可是沒有人敢說話,也沒人敢呵斥,就見孔明程也不生氣,臉上依然帶著微笑的說道:

    “既然族長有意攻打廣陵城,你們就準備好人手,把手下的尸仆餓好,咱們明天就頁都動身進攻廣陵城。”

    孔艷雪有些驚訝,這老頭子!自從自己繼任族長以來,就一直領著幾個長老和自己作對,總是說自己的各種命令太過歹毒之類的,百般阻撓,今天怎么這么反常?以往就算最后不得不遵從自己的命令,也是會力爭很久才對,今天好像…有問題呀...

    面上卻是表現的十分歡喜,大笑說道:

    “難得爺爺和我看法相同,各位都回去準備吧,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去廣陵城!把他給我干翻!”

    眾人得令,退出營帳,孔明程也隨后走出了出去。

    孔艷雪手掐法訣,口中默念咒文,一個和她年紀相仿的女孩尸體,就被她從地底給拽了出來,這女孩正是孔艷雪從小玩到大的伙伴,也就是上任孔家族長,孔召未的女兒,孔佳。

    “你去跟著那老頭子,看看他想耍什么把戲!”

    孔艷雪狠狠的瞪了一眼被拽出地面的孔佳,沒有好氣的命令道,孔佳一臉木然的彎腿行禮,這才僵硬著身子退出了營帳。

    來到室外的孔佳,卻是突然變得不再表情麻木,她的雙眼中也不再空洞,而是浮現出一份滔天的恨意,抬頭看向孔艷雪的營帳大門,眼睛瞪得就好像隨時都要掉出來一樣。

    當她被孔艷雪召喚出來的那一刻,意識便已經在逐漸蘇醒了,每一個孔家人的第一只召喚僵尸,都有極大的可能恢復生前的部分意識,有的甚至可以恢復全部記憶!當孔佳看到孔艷雪,再看到同樣成為僵尸的父親時,她就知道,這一切,依然是孔艷雪的報復,她沒有發怒,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她知道,如果得知自己恢復了意識,那對孔艷雪來說絕對又是增添了一件制造快樂的工具。

    就這樣潛伏在她的身邊,總有一天,會讓我找到機會,等到了那一天,就是你孔艷雪的祭日,我一定會讓你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想到這里,孔佳取出了賽在自己嘴巴里的果子,這是孔艷雪塞進來的,還命令自己一直叼著,她看著手心里的山果,不禁又想到了那一天。

    孔召未帶領幾位族人去外面的城市,購買一些日常用品,回來的路上踩了一棵山果帶給自己吃,沒成想,卻被孔艷雪看到了。

    孔佳直到死的那一刻才知道,他們父女的死,竟然就是因為這么一顆果子,而她父親,直到死恐怕都不知道為什么孔艷雪這么恨他,真是死的不明不白啊!

    想著,已經尾隨孔明程來到了他的住處。

    孔明程的帳篷內,兩位支持他的長老正在厲聲責問。

    “孔師,你怎能放任她如此胡作非為!我們孔家向來名聲不好,卻并不真的是什么大奸大惡之輩,這才能存留至今,現在孔艷雪她如此囂張嗜血,必將引來其他部落的圍殺啊!我孔家哪里還有活路?”

    孔明程輕輕擺手,示意兩人不要再說,這才開口解釋道:

    “就讓她去吧!我已經和廣陵輔助學院的向南院長取得了聯系,他與我算是舊友,知曉化尸水的配置之法,我們已經商量好了,這次,就是要讓孔艷雪有去無回,只要她死了,孔家就還有活路。”

秒速时时彩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