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書快小說!

- 書快論壇

書快小說

第56章 很兇很認真

作品:重返洛杉磯 | 分類:都市言情 | 作者:陶良辰

  有沒有做生意的天賦,韓初冬自己都不太清楚。

  反正他的起步點是真高,未來大概的發展趨勢、什么樣的公司能夠火爆起來,韓初冬知道個七七八八,這已經非常恐怖。

  從開始做生意,這才過去半個月。

  成績足以讓他感到滿意了,悠悠球很賺錢,前前后后贏利五萬多美金,普通人要花十年才能掙到這么多錢,有了車、有了值錢的專利,也有了一家小型電器商城。

  開設第二家的資本也快存到,這回他想開一家規模更大些的暴風電器商店,芒果玩具店同樣處于發展中,不斷將產品賣去更遠的地方。

  滿足是不可能滿足的,這才剛剛只是開始而已。

  前世能怪大時代不夠好,寡頭們已經實力雄厚,然而現在天時地利都有了,韓初冬覺得不掙他個天文數字,簡直對不起自己重返這七十年代。

  白天忙著在店里推銷產品,順便教周叔和王娟如何去打理,昨天發的傳單奏效,生意還算不錯,營業額有四千多美金。

  晚上八點時候關了店,去找西瓜頭他們去歌舞廳蹦迪。

  從頭到尾趙大軍都沒說代理的事,因為他覺得韓初冬有分寸,如果借著朋友身份強行要哪里的銷售權,那就是自己的不厚道了,擔心為了錢的事而把關系搞僵……

  一晃眼過去四五天。

  鋁合金悠悠球到貨,塑料悠悠球也在繼續生產,長灘、橘縣等洛杉磯周邊地區也出現了這種玩具,在韓初冬這里進貨的人數,迅速擴張到三十多人。

  至于暴風電器這邊,營業額下滑到每天兩三千美金,積累口碑和名氣需要時間慢慢來,又不是多大的超級市場,哪能掀起什么風浪。

  人多了,貨賣得也多,西瓜頭他們買了車,繼續推銷玩具,有幾個家伙甚至各自開車,一口氣吃下一萬個悠悠球,跑到舊金山那邊開始擴展新市場。

  進貨時候錢貨兩清,韓初冬這邊平均下來每天凈掙四五千美金,暫時不急著交稅,但已經在找會計幫忙管理。

  芒果玩具成立之后,花錢租下幾間孟歐之風牌樓這的樓上商鋪當作辦事處,租金不算高,一年三千多美金,就是爬樓困難了些。

  人們在這邊交錢進貨,領了票據后去光年塑料廠那邊領貨。

  逐漸變得正規起來,但還沒有正式員工的說法,只要帶著錢過來,誰都能批發到玩具,隨便賣去哪里。

  至于那位曰本人龜梨二合,他已經帶著合同以及玩具樣件回到曰本,說是要跟有錢的親戚先借些錢,用房子做抵押,等資金到位之后就能開始跑動。

  親眼見識過賣貨的速度,龜梨二合眼下只剩沖動,跟韓初冬通電話時候雄心壯志十足,滿口保證一定會將這門生意做好。

  說起來韓初冬還是有些擔心,擔心這家伙耍滑頭,把利潤裝進自己口袋里。

  倒不是疑心重,只是天高皇帝遠,實在是沒多好的辦法進行監督管理,想來想去似乎只能看自覺、看人品,不過哪怕貪掉一部分,韓初冬也有得賺,總比什么都撈不到更好。

  等生意起步后準備派個信得過的人去監督,假如龜梨二合真有那心思,好歹能稍微收斂些,不求完全干凈,拿到大部分也行了。

  處理雜七雜八的事情,忙到頭暈腦脹。

  許多事情都只能他自己來,比如今天獨自開車,來到回聲公園這邊找店鋪。

  回聲公園距離唐人街有段路,不過這里是東洛杉磯比較熱鬧的地段之一,周圍行人數量也非常多。

  聯系地產經紀人幫忙,還真找到個比較不錯的店鋪,差不多一百五十平米,位于人來人往的主干道上,可惜租金太貴,整整六萬美金一年,光中介費就有一千多美金。

  韓初冬身上的資金還差些,算上應該支付給光年塑料工廠的貨款倒是足夠了,反正接下來便能掙到錢,去舊金山的那幾位說是就快全部賣光,還要繼續回來拿貨,暫時不用為資金的事發愁。

  沒有直接做決定。

  他在想是拿這么多錢開一家店,還是直接一次開兩三家位置普通、面積小一些的暴風電器,前者代價似乎太高,一天光是房租就一百六十多美金,加上人員開支、運費這些直接突破兩百美金,但卻可以起到打廣告的作用,畢竟人流量多。

  從沒覺得錢像這樣好賺,近段時間以來逐漸開始膨脹了。

  坐在湖邊想了好一會兒,抽掉幾根煙,終于還是下了決定,想著從唐人街開始穩步擴張,開一家面積更大、種類更齊全的家電商場,如此一來貨物運輸環節也更省事些,方便自己進行管理。

  說干就干。

  扔掉半截香煙,開車往回趕,記得褒曼小姐家附近人多,可能有合適的商店,沿著好幾個街區轉游完,找到家剛倒閉不久的服裝店。

  隔著櫥窗往里看,覺得裝修改改就能用,花硬幣打電話給房東,簡單了解了些情況,兩百多平米,租金三萬五千美金一年,左邊是一家咖啡館、右邊是花店,不少有點錢的亞裔、歐州白人都住在這邊。

  準備約出來當面聊聊,但對方今天去看球賽了,于是約在明天早上見面。

  突然記起好幾天沒見到褒曼小姐,分明說想追求她,但這樣懈怠好像太不走心,剛巧距離她的學校不遠,又要到放學時間了,索性開車去了學校門口等著,就停在褒曼小姐的甲殼蟲汽車旁邊。

  不知道她什么時候出來,坐在車里等待,剛巧抽時間整理一下思緒,想想接下來怎么辦。

  嘴里咬著根牙簽,雙手枕在腦袋下面躺著,身穿西服,鼻梁上架著副墨鏡。

  過了會兒,不斷有學生從路旁走過,看樣子已經放學了。

  坐等又等,十多分鐘悄悄過去,還是沒見到褒曼小姐,正想著是不是混進學校里面找找,忽然瞧見一道熟悉的身影。

  臉上帶笑準備下車,就在這時,有一位身穿黑西服的男人走向褒曼小姐,不知說了什么,還伸手想抓她。

  海倫娜·褒曼瞧起來柔柔弱弱,居然一拳掄在對方腦袋上,然后一個過肩摔,把這精壯男人放倒,重重摔在地上。

  見到這幕,韓初冬的下巴差點驚掉,站在車旁手足無措,明顯被嚇到。

  更讓他吃驚的還在后面。

  褒曼小姐竟然從那男人身上搜出把槍,十分隨意地插在自己后腰部位,接著又狠狠一腳踹在他胸口。

  臉上那表情,跟以往韓初冬見到她時候可完全不一樣,很兇很認真,英氣十足。

  兩人目光突然接觸。

  韓初冬先看看地上的壯漢,腦袋有點不夠用,笑容僵硬打招呼:“嗨,酷啊兄弟……”

  

秒速时时彩是假的